Never too late

一個備取的住院醫生,確認目標努力學習後,成為亞洲換肝手術成功第一人,並領導高雄長庚醫院龐大繁複的行政系統。如今,台灣有著全世界肝臟移殖存活率第一的輝煌成績,更成為亞洲各國競相爭取邀請的學習典範,4月14日下午,在高雄大學法學院長張麗卿教授的大力促成下,我們聆聽陳肇隆院長的演講,有著幸福而滿溢的三小時。

陳院長是一個謙遜溫和的人,不疾不徐,因為換肝手術的特殊性,和很多患者都成了一輩子的朋友,他會記得誰結了婚,後來當了媽媽,孩子幾歲了。那些瀕死而受到身體極大痛苦的人,通常都有著暗黃的膚色,嚴重的營養不良,因為腹水而囤積腫脹的腹部,都只在等待一個好的肝,通過檢測與配對後,就有機會從地獄到天堂,而陳院長的手,像是天使,給了他們一條重生的路。

這是需要衝撞體制的。在那個如何認定死亡仍有爭議的年代,陳院長率先使用「腦死」定義,而捐贈者心臟在人工輔助器仍有跳動的情形下,並不合當時法令的應用於臨床。屍肝捐贈成功後,又開始了活體肝移殖手術,分割肝移植手術,孕婦活體肝移殖手術,在倫理委員會的指揮監督下,一次次的嘗試引領,也考驗著立法者如何在時代變遷下的對現行法規的修正。

不出國的周日,陳院長不救人,他把自己放在一片的苗圃中,從播種開始。這是他把「綠化信念」落實於生活的展現。按階段的分盆而不斷根,循序漸進,好讓培育的樹苗在未來要發光發熱的地方有著最高的適應能力。陳院長主張種樹最好的時機是二十年前,第二個最好的時間就是現在,所以永遠不嫌太遲的宣揚這樣的理念,高興的時候種一棵樹,難過的時候也種一棵樹,生命所有的印記都傳承至樹的生命,年復一年的發芽、吐枝、綻放、延續。

我看著陳院長在高醫學生時代為了畢業旅行所刻的鋼版印刷,創意來自於羅素關於知識、愛情、同情的系徽設計,還有仍豎立于右任銅像的玉山登頂照,山地診療時穿著拖鞋與小朋友合影,一張張模擬換肝手術的精細繪圖手稿,以及在美國當第一助手時得墊著小矮凳才不至於踩在一攤血水中的換肝手術測拍畫面,還有他跑到瑞士爭取新藥來台試驗的決心,這都像是一道道的門,讓我們時光錯置的看到一個專科醫生,是如何自我要求,細心養成。

日本暢銷漫畫與電影的故事原型,星雲法師「重生情誼」的墨寶,中國工程院院士的證書而非聘書(這都有說不完的故事….),甚至在長庚醫院內部系統中「心橋」的即時回應,讓我見識了事必躬親卻也設身處地。我一邊聽心堣@邊想,一個星期要開三天刀,二天門診,週六要指導論文團隊,周日要種樹…….還有這麼多的時間去畫設計圖,去監工,去想到廁所擦手紙的裝置後面要預留電源線?想到在不能完全滅絕只能防堵分流的在院外規劃吸菸區?還有即將進駐高雄長庚院區的星巴克?更別提是要大刀闊斧拆掉醜陋鐵欄杆的透視綠化園區?….

的確,陳院長想要讓醫院公園化,一步一步地進行,不只是院區,也推展到附近的好鄰居。他的起頭通常是這樣的,「我這有很好的麝香咖啡,我可不可以請你來喝一杯,然後也讓我做個三十分鐘的簡報…..」

成功了嗎?下次經過長庚院區,不妨看看其中的變化吧?

這次的演講分享,陳院長提到「真正的藏獒像黑熊一樣強壯,像豹子一樣敏捷,像獵人一樣聰明」;闡述王永慶創辦人的VISION、COURAGE、PERSEVERANCE(視野、勇氣、堅忍);也用雷根的「If not us,who?If not now,when?」鼓勵大家。

很多的改善契機都從行動做起。我想,也是,「從心,做起」吧。像是漣漪,一個個小小的善緣慢慢地感動,成了一個個圓滿的圓。

每個人都有自己存在的價值,never too late,永不嫌遲,從今天起。然後我們會發現自己也有力量,微薄的也好,強大的也罷,當我們有了回饋的能力,不藏私的貢獻,自己也成了投起漣漪的小石子時,我們的心將有著無比的喜樂與滿足。

很高興有機會聽到如此豐富而具啟發的演講,與大家分享。